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他的独占欲_ 14.014 上帝之手-

时间:2021-05-24 18:5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九天绛小说他的独占欲 14.014 上帝之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餐厅一片混乱。

    陈落珩来到小野身旁, 拿过他手中的刀具。

    这是刚才自己切牛排用的。

    年轻的女子面色煞白,若不是身后有人好心扶了一下, 她现在或许已经坐到地上。

    活了20年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想约她的人比比皆是, 没想到第一次主动出击,竟然被男生用刀恐吓。

    小野的举动没人理解。

    但陈落珩多少能明白。

    他之前一直生活在原始森林, 动物的生活习性和人类大不相同。

    或许小野感觉到了危险才会本能的拿起武器。

    少年站在那里, 眉头紧蹙。

    保安很快赶来。

    来的路上就有人说明了这里的情况。

    除了保安以外,还有几个游轮的员工,其中包括带陈落珩来餐厅的美女服务员。

    她略显错愕的看着小野——他真的伤了人?

    保安来了之后,其他的人开始发表意见。

    有人在斥责游轮的安全性, 大家都是掏钱来享受的,结果遇到了这种事情。

    ——难道什么人都能坐游轮吗?

    他的护照到底有没有检查,会不会是国际罪犯?看他刚才娴熟的握刀姿势,这肯定不是第一次袭击人!

    说不定是杀人犯!

    当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 每个人都义愤填膺,仿佛刚才小野的刀已经捅到了他们。

    美女服务员来询问情况。

    陈落珩尽可能的解释道:“我想这中间肯定有误会。”

    餐厅有摄像头,从视频回房可以看出,在那名年轻女子靠近小野后,就突然被对方攻击。

    陈落珩面色凝重。

    这时, 年轻的女子用一口日式英文哽咽道:“我只是看他衣服上沾了脏东西, 想帮他擦掉。对不起,对不起……”

    众人纷纷安慰她。

    “小姐, 你没错, 你不用道歉!”

    “你们这破游轮到底有没有一点安全保障?!为什么犯罪分子也能乘坐?!我要求赔偿!”

    “太可怕了!这位小姐什么也没做, 怎么能被这么粗鲁的对待?”

    “他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医生呢!让医生来检查啊!”

    “强烈要求他下船!”

    “没错!让他下船!让他下船!”

    呼声越来越高,保安暂时安抚大家的情绪,并且请走了陈落珩跟小野。

    他们被带到一间工作室。

    游轮游医疗设备,原本陈落珩落难的事情大家都表示同情,但现在还是得问清楚情况。

    陈落珩自己还好说,但是小野……

    他根本没有身份证、护照、国籍,美女服务员态度温和,她给陈落珩倒了一杯水,轻声道:“抱歉,我们也只是想确保大家的安全。你的弟弟……”

    “对不起,他是因为受到了惊吓,才会这样。我愿意跟那个女生道歉,并且赔偿。”

    陈落珩低下头,十分诚恳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先认错,不能让他们把小野当成反社会人格的变态。

    陈落珩尽力解释道:“我弟弟没有恶意,真的,他很善良!以前在学校经常被老师夸奖,家里贴满了他的奖状。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前十,被保送清华北大。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空难事件,他也不会……连话都说不清楚。”

    陈落珩语气低落,听上去难过极了。

    就像随时会哭一样。

    服务生看了看小野,他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

    或许因为小野一直生长在丛林,跟其他的男生相比,他看起来格外“单纯”。

    他拥有一双黑得纯粹的眼眸,不染世俗。

    要不是看到视频,美女服务员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小天使”竟然会做出那么危险的举动。

    她轻叹道:“对于你们的经历我很同情,但是游轮的首要职责是确保旅客的安全。所以,在抵达目的地之前,您的弟弟不能再四处走动。如果您愿意,请让他暂时住在医疗处。您放心,我们会派专人照看,一日三餐都不会少。”

    员工们的态度很好,他们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就对小野充满偏见。

    陈落珩在心里松了口气。

    软禁啊……

    距离目的地也没几天了,只要能顺利抵达,跟父亲汇合就好。

    她点头道:“麻烦你们了。不过我有一个请求——我希望,我可以陪着他。”

    小野不能一个人被囚禁,他现在还什么都不懂,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

    他就是一个孩子,所有事情都要从头开始学。

    如果把他关在一个地方,哪怕锦衣玉食,没有陈骆珩在他可能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所以,陈落珩决定陪着他。

    对于她的选择,员工们能理解。

    暂时没有人怀疑他们姐弟的身份。

    陈落珩的要求合情合理,而且有她在或许更好。

    美女服务员笑了一下,她转身出门和外面的保安沟通。

    陈落珩再出来的时候,黑人保安的态度明显好很多。

    可能是以为美女服务员帮他们说了好话……

    她和小野被带到了医务室。

    这里有完善的医疗机械,用来面对各种突发状况。

    医生先是给小野做了一套全面检查,尤其针对脑补,有陈落珩在一旁看着小野全程没太大的反应,就像一个木偶被人牵着线。

    检查结果是,一切正常。

    陈落珩跟小野朝夕相处四个月,对于这个结果她一点也不讶异。

    很正常。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小野没病。

    他只是不喜欢说话。

    或者说,开口的时候有些费劲。

    可是他学东西太快了,就连陈落珩这个大家眼中的学霸都对小野佩服的五体投地。

    如果小野没有流落到荒岛,而是一名高中生,他一定是年级第一。

    这段期间小野表现的很安静,人畜无害。

    保安们也渐渐放松警惕。

    护士带他们来到一个房间,里面有两张病床,晚上可以睡觉。

    美女服务员也帮陈落珩把她的东西整理,打包过来。

    但陈落珩知道他们肯定也趁机检查了舱房,看看他们是否有别的武器。

    除了小野防身的匕首以外,没看到其他武器。

    以防万一,匕首暂时没收。

    说是下船的时候会还给他。

    这个陈落珩倒觉得无所谓。

    还有五天可以到达圣地亚哥,这五天活动受限制,就当养病了。

    比起荒岛,这间病房的环境真的好太多。

    床铺也舒服。

    整理完后已经深夜十二点,两张床离得很近,小野坐在床头看着日记本。

    他一笔一划的写着——

    可乐,牛排,寿司。

    陈落珩涂了一点服务员送她的水乳,皮肤感觉滋润清爽。

    在荒岛的时候从来没用过,连续四个月,感觉皮肤无比干燥。

    现在犹如重生。

    美女服务员名字叫艾莉斯,人真的超好,还送了几张面膜给陈落珩。

    关于今晚的事情……

    房间只剩两个人之后,陈落珩才开口问道:“小野,你为什么要袭击她?”

    从现在开始,必须要跟小野立规矩。

    不然等到他真的犯下大错,谁都没法保全他。

    少年放下了手中的笔,他转过头,看向陈落珩。

    “她,靠得,太近。”

    “……”

    就、就因为这个?陈落珩本来还想,是不是那个日本的女生说了什么,激怒了小野?

    虽然她在大家面前哭得梨花带雨,带陈落珩总觉得她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柔弱。

    应该有隐瞒什么……

    不过既然小野这么说,那也就只能顺着他的话思考。

    “不喜欢吗?”

    以前在荒岛只有两个人。

    陈落珩跟小野熟络后,两个人的举止异常亲密。

    当然,他们之间是很纯洁的男女关系。

    虽然有抱在一起睡觉,小野也有咬过她的脸……嗯,是咬,不是亲。

    在陈落珩看来,小野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她从没把小野当男人看。

    现在离开了荒岛,进入文明社会。

    从今以后,小野要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

    刚上岸第一天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陈落珩还是要及时关注他的内心世界才行。

    而且,她还要根据小野的情况,来判断他是否需要请专门的心理医生来引导。

    “不喜欢。”小野这三个字说的飞快。

    毫不犹豫。

    何止不喜欢,简直厌恶。

    她靠近的时候一股刺鼻的香水味。

    陈落珩就没有。

    她的身上只有淡淡的海水的味道。

    女生后来想要把纸条塞到小野怀里,殊不知,在其他男人眼里看来如此诱惑的动作,到了小野这边就成了挑衅。

    比方说,人类不小心误入老虎的园林,总不能伸出手去摸它的胡须,用来打招呼吧?

    在动物界,不熟悉的物种接近,是很明显的越界行为。

    老虎也好,狮子也好,都会选择直接扑倒咬死!

    豹子也不例外。

    陈落珩和小野相处了四个月,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这一层。

    对于刚才的举动,她不会责怪小野。

    他没错。

    从没人教过他要怎么与人相处。

    人类世界的规矩,比动物世界复杂得多。

    不过从现在开始教他,应该来得及。陈落珩坐到了他的对面,她语重心长的说道:“以后不可以再这样做了哦。”

    小野沉默了一会儿。

    刚才,大家的态度他都能感觉到。

    那些人虽然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但是他知道,自己是被排挤的那个。

    动物拥有着敏锐的直觉,嗅觉,以及感官。

    所以他也知道,因为他的事情陈落珩前前后后的弯腰道歉,他知道自己给她惹了麻烦。

    “我,错,了。”

    少年主动认错。

    她就知道,小野是一个内心善良并且会为他人着想的孩子。

    跟他在一起最开心的地方就是,永远不用去猜他心里在想什么。

    陈落珩忍不住抬起手臂,摸了摸他的头。

    “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向后退一步,或者离开。不要主动攻击人类,这是犯法的行为,要坐牢。”

    “坐牢?”小野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就是被关在一个漆黑的房间,一个人,要关很久很久。”

    小野脸色一变——

    一个人?!

    那就是说,坐牢的话就不能见到落落了?!

    他微微抿唇,郑重其事的点头道:“记,住,了!”

    陈落珩忍不住笑起来,她伸出小拇指,道:“那我们约定了,不可以攻击别人,要是遇到什么事第一时间告诉我。”

    如果有人欺负小野,她一定会帮他讨回公道!

    勾手指,这个动作小野不陌生。

    之前在荒岛就答应过她,不许跟大型动物交手。

    自从那次死里逃生后,小野猎捕的对象就只能是一些野兔野羊,就连野猪陈落珩都不让他碰。

    野猪的战斗力很强的,一不小心被撞飞,会再也爬不起来!

    少年伸出手指,今天陈落珩说的话他都记着了。

    这里是她生长的地方,他会按照这边的规矩来。

    不给她惹麻烦,不想让她再像今天这样对着别人点头哈腰,也不想别人看着她的眼光都充满敌意。

    最主要的是,不想和她分开。

    “睡吧。”陈落珩拉开被褥,让他躺进去。

    小野将日记本放到枕头旁。

    这本日记成了他的宝贝。

    后面几本都是他在写。他好像很喜欢写字,陈落珩想着等回国后,就给他买一大堆笔记本。

    要好好的让他学习知识啊,既然决定把他带回人类的世界,就要让他活得像个人。

    不是说一定得出人头地,至少不能成为社会上的渣滓。

    要教会他生存的技巧,一个可以让他安稳到老的本领。

    “听故事。”小野躺在床上,伸手拉住陈落珩的衣袖。

    他特别喜欢听冒险类的故事。

    最喜欢的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这个故事是一个少年和一只老虎,在海上漂流了很久很久。

    小野总是会想起独眼虎,他的好朋友。

    这个故事有人觉得是童话,有人觉得很黑暗。

    而通过陈落珩的描绘,小野明显把它当成童话。

    后半段,他听得很认真。

    故事的结尾,少年终于上岸,结束了海上生涯。而老虎也转身走入丛林。

    以前看这个故事只觉得很好看,现在却更能感同身受。

    如果说陈落珩是少年,小野是那只老虎,和电影不同的是陈落珩把他带了回来。

    海上漂流也好,荒岛求生也好,都是和社会脱节与死神抗衡。

    现在想起荒岛的生活,只觉得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明明应该是噩梦,可为什么还会觉得有点温暖?

    她想到了小野,小灰灰,还有独眼虎……

    在陈落珩的声音里,小野渐渐沉入梦乡。而陈落珩则掏出之前员工拍的照片,里面是清晰的抓拍到一直半大的灰狼。

    她只是一个匆匆过客。

    那座无人岛屿里生存着许多动物,它们的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

    她摸着照片上的灰狼,嘴角扬起一丝笑。

    深夜,医务室很安静。

    陈落珩回到了自己的床铺。

    她并不困,便一直看着天花板发呆。

    游轮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后面的几天,都过得稀疏平常。

    每天都可以电话点餐,会有服务员送过来。

    陈落珩没有走出医务室半步,她一直在房间里陪着小野。

    小野现在是重点看护对象,有保安在门外守着。

    那些投诉前两天很激烈,后来听到对肇事者软禁后,抗议声才渐渐止住。

    第五天,游轮安全抵达了圣地亚哥的港口。

    下船的游客很多,为了不引起骚动,陈落珩一直等他们都走了后,才带着小野离开。

    美女服务员艾莉斯一路护送。

    她说,已经跟他们的陈先生取得联系。

    陈落珩刚下船,就看到了站在渡口边,翘首盼望的她的父亲。

    陈落珩是一个感情内敛的人,尽管很想飞奔过去,扑进父亲的怀里。

    她还是克制住了。

    男人大概四十五岁左右,个头一米七五,身材微微发福。

    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戴着一顶帽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

    这时,艾莉斯似乎认出了他,她惊呼道:“比尔森教练?!天哪!真的是比尔森教练?!”

    “你好,多谢你们这几天对我女儿的照顾……游轮上所有的费用,我都会缴纳。”中年人很激动,他看到陈落珩后走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她。

    他失而复得的女儿,真的是老天保佑!

    美女服务员双手捂住嘴,她颤声道:“可以合照留念吗?”

    “当然可以,荣幸至极。”男人微微笑道。

    于是,这位游轮服务员和大名鼎鼎的比尔森拍了一张合照,他还在背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写了一句鼓励的话。

    陈落珩对这一切没有太大反应,她从小就习惯了,在国外父亲的知名度很高。

    他的外号是“上帝之手”。

    他曾带出过两个冠军队伍,三个球王,如今是行业里身价最高的教练。

    三年前被巴西国家队重金挖去,可以说,他的名字经常出现在体育新闻的最前线,也难怪出门接陈落珩还要戴着帽子。

    但还是被认了出来。

    艾莉斯回去之后说自己见到大名鼎鼎的比尔森,很多员工认为她在开玩笑。

    直到她掏出合照——

    “我的天!”

    “真的是那个上帝之手!”

    “啊啊啊啊我是他的超级粉丝啊!”

    “那竟然是他的孩子?我们把他儿子软禁是不是太没礼貌?!”

    “我怎么记得说他好像只有一个女儿?”

    有员工追了出去,港口人员众多,他们三个早就离开……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